読者です 読者をやめる 読者になる 読者になる

我是港人,大陸已不是我的故鄉

香港,年輕人的選擇

John,你20多歲,帥的年輕人,他在外資金融機構工作
它看起來很普通,就是一個平凡的年輕人

他曾參與尋求佔領運動,香港獨立等其他社會活動
嚴格來說,他不是港獨派
但是,香港的政治,而不應該受大陸經濟的影響,這麼認為
為什麼來他這樣認為的,我試著問一下


John 我的家庭是出身大陸南部
在城裡國民黨的統治,親戚從事財務關係的工作。共產黨奪政權後,還是沒有誰比那些曾參與知識分子和資本家是迫害,家中有逃避恐懼之中香港
我自己當然生於香港,在香港長大,
說實話,大陸幾乎沒有老家的感覺
我的“故里”,是我所知香港
不過,我並不認為,也應該是在香港完全獨立
而不是獨立,香港,澳門,一種聯合會,我覺得是這樣


香港的年輕人,以為他的故鄉是大陸,這種人很少
相反,他是朝著這是香港人的意識那麼強,白貓這麼想
John也是。
他從來沒有去過在“故鄉”,親戚也害怕受到迫害而還不能回家

JOHN 對大陸感覺有點像另一個國家
所以說實話,大陸的民主化,自由化沒什麼感覺
我們6月4日,每年舉行集會遊行,但一些已經組織學生開始不參加
比大陸的另一民主化,是更好地受到威脅香港的自由,對我們更重要的

6月4日哀悼天安門集會是每年都進行
學生和年輕人的參與可能會去未來的少,因為大陸對他們的民主化,是因為它已經變得不再主要關注

JOHN是宗教團體的志願者,它有各種各樣的聖誕節等,為香港的窮人和老人的活動對他更重要

這樣的青年,在香港並不少見
經濟危機後,改變了放寬簽證,一大批大陸人來啦香港,搶購,街頭風景一變
其中,垃圾甚至,隨處變了廁所,大陸有錢的人會回到買進一切,所以很多人們有對它有強烈的反感,尤其一些香港年輕人不瞞對大陸的反感

此外,對於年輕人來說,房價在移民和投機資金從大陸流向來每年都在飛漲,這也就是年輕人越來越難爪新房結婚不滿的種子
香港本來是一個小平原,也多少有高層公寓,還內置了建築,它沒有趕上

白貓回歸的時候看到了新聞,有說香港人口10年增加到850萬,每年來多少移民啊?............我現在還記得
事實上,這個目標似乎退出,可能是因為住房緊張